嚮 導 群
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Jen

Jen

高山協作
The Great Hunger 山問攀登負責人  

興趣使然的廚工,喜歡攀岩和越野跑。
 
希望透過野外,讓人變得更加強韌與自由。  
 
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岱凝

岱凝

全職嚮導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幕後操手
名字裡有座山,可以作為喜歡山的理由嗎?
又或許是,著迷於山裡的笑容,嚮往自由。

近年長程登山經驗:三日雪山西稜(2021 Sep.)、嵐山工作站出瀧澗 2021 Feb.、七彩湖縱走草山摩即逆能安 2020 Jul.丹大馬博盆駒下無雙2020 Jan.日治八通關全段2019 Jul.、南二段縱走2018 Apr.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斑馬馬

斑馬馬

全職嚮導
野地教育工作者  
如果將某種特別的時刻,視作接近奇蹟的瞬間(pinch me moment),你是否曾在爬山時有過這樣的經驗:感覺自己和臺灣這座島嶼之間有著強烈的連結,而對土地與自身的關係感到十分緊密?

我想到世界走走。
而臺灣是我的家,山是我的根。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維駿・夏爾巴

維駿・夏爾巴

全職嚮導
您登山旅途中的好雪巴  
在台灣被誤認為原住民,出國被當成雪巴人。

登山與攀岩愛好者,熱愛探勘及嚮往技術登山。除了有標配的優越負重能力,也是公認的繩結魔人,行進間善於協助隊友通過地形,在營地則是千變萬化的天幕建築師。

近年長程登山經驗:新鞋死稜中央尖(2017 Mar.)、南二段(2018 Apr.)、逆馬博(2019 Jul.)、盆駒下無雙(2020 Jan.)、干卓萬西進七彩湖(2020 Jul.)、南一段(2021 Feb.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WATIN 韋廷

WATIN 韋廷

全職嚮導   
植群生態導覽員
嚮往冒險的心,是來自對世界的好奇;
對知識的渴求,是連接大眾與山的想望。

我喜愛山野,而這份熱情透過森林系與登山社的薰陶成長茁壯。如今鍾情於海岸山脈與溪谷探險,是個從山頂到海底,每個地方都想走走看;從摯愛到新朋友,每個旅伴都喜歡聊聊天的好動青年。

偶爾用自然與浪漫的心情拍照、寫詩,再帶上靈動的回憶繼續冒險。

近年長程登山經驗:瑞岩溪溯登合歡主峰(2022 Oct.) 碧綠溪溯源畢祿山南峰(2022 Nov.) 米米拉喜溪溯登甘薯峰(2022 Dec.) 塔克金溪溯登三姊妹神木(2023 Apr.) 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礎豪

礎豪

合作教練
傳說中的台灣肌器  
擁有豐富攀登經驗與訓練背景,希望能藉由有效率的訓練,幫助人們完成攀登夢想。
 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Water

Water

合作嚮導    
英文老師/譯者/文字工作者     
在高山,艱鉅的環境有可能會加深彼此的友誼、或製造更多嫌隙,
就是這種不確定性讓人迷戀。

山越爬越多,故事也越聽越多。
大部分森林的秘密,透過原住民族以及你我習慣的語言像夢境般傳承,
也逐漸跟著不同先人及族人的腳步,在爬山的道路上「成為真正的人(minBunun)」。(2021,甘耀明)。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丘丘

丘丘

合作嚮導    
想在戶外與心理的世界取得平衡的人。

大學雙主修登山與諮商輔導,因為在迷惘的時候曾經被爬山拯救過,
希望未來能將戶外、心理、教育結合,幫助其他更多迷惘的人。

干卓萬下武界(2022 Jul.)、嵐山工作站上帕托魯(2021.Feb.) 、草山摩即接六順七彩(2020 Jul.) 、北二段接北一段(2019 Apr.)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博鈞

博鈞

合作嚮導     
喜歡上山,在山上反而是最自在的狀態。
走入山林,所有事情都會變得很單純,平時在山下人與人之間的隔閡似乎也煙消雲散了,這大概是山吸引我的原因吧。

希望自己作為嚮導,能將戶外的美好經驗也帶給其他人。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小光

小光

合作嚮導
業餘生態愛好者   
台灣山林的美是無法捉摸的,每回上山總再一次認識台灣的山林。

因為從事生態調查相關工作,一年有接近一半的日子在野外度過,
走過許多冷門登山路線,就此對台灣豐富的生態深陷不已。

既然踏上了戶外冒險這條不歸路,​希望藉此帶領更多大眾,安全地享受台灣的秘境。

近年長程登山經驗:瑞穗林道進石祿尖山(2022 May.)、能高安東軍(2020 Apr.)、香本瑪瑙山出喀拉業(2020 Feb.)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啟鴻

啟鴻

戶外運動指導員  
大學時期加入師大登山社,開啟了一連串傳奇軼事:雪季時從北稜角滾落圈谷底卻毫髮無傷、因為體格壯碩而受邀拍攝同志雜誌。甚至在獨自攀登坪林山區時,發現無名屍並將其背負下山,一度成為談話性節目熱門話題。轉眼二十年過去,曾經瘋狂的他,現在是兩個孩子的爸,也成為了更熟稔的指導員,隨時準備將新手一把拉入自然之中。
 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秀羽

秀羽

TGH美術小精靈
喜歡畫畫,也喜歡爬山。
如果兩個喜歡的事能加在一起,那簡直是太幸福了!

負責在 TGH 製作各式各樣的海報、文宣品,
希望能透過畫筆,觸動每一顆愛爬山的心靈。
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-杏仁豆腐

杏仁豆腐

工作室小夥伴
銀狐鼠兩隻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杏仁是運動魔鼠,能輕鬆在籠頂campus超過 5 分鐘,每晚可跑滾輪長達 5 公里之譜。

豆腐則是謹慎敏感的鼠,能夠穩定的通過困難地形,並善用嗅覺發現遺落在角落的食物。

兩隻鼠鼠都是工作室的好夥伴。

ABOUT US關於 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

比起「純淨」的高山,叢林的殘酷與美,更貼近百年來人們在山區活動的面貌。

幾個天真的嚮導想著,說不定,自己能成為大眾獨立進入荒野前的協助者,或許就能讓多一點人看到,更深層的台灣。


生活在喀拉哈里沙漠的原住民,對於「飢餓」有兩種不同的見解:

「THE LITTLE HUNGER」指的是對於食物的需求;
而「THE GREAT HUNGER」則是超越一切的慾望,是對於意義的渴求。


世界上唯一能夠真正刺痛人類的事,就是放棄追求生存的意義。


────南非作家 Laurens van der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