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紀錄 2020/03/01

丹大馬博盆駒下無雙(下)

文:Jen
閱讀時間:文長慎入

 
近百年前,日人為了易於汲取山林資源、便於管理原住民,強制使泰雅、布農等族人遷離部落,混居於丘陵地;石板屋的炊煙不再,獵徑埋入落葉荒草之中。然而無論時隔多久,距離多遙遠,仍然有族人默默踏上旅程,尋找回到舊社的路,拾回自己應有的生活。

上篇連結 】

D6 (1/19)

0520 出發
0535 進森林

0545 維駿鈺文瑋佑先上稜探路,稜上也有路
我們則是續行,接無布條的腰繞路好走
這種地方跟到路像撿到寶
二十分鐘後在約海拔2800處會合

0700 3012大草坡
之後依序是松針瘦稜、小草坡天池、上大稜



0725 避風平台小休
0805 馬利加南北峰





0820稜右深溝4T*2
(23.5365, 121.11849)

再過兩個乾溝後就是義無反顧的上坡了
短草坡杜鵑刺柏相間走起來還算舒服

愈趨高處東陽也逐漸包覆在身上,可惜無情的風這幾日始終從北方不斷襲來。稜線一刀將植被分為油綠的春與銀冷的隆冬;或許是在溫度交界線,冰、霜、雪交雜覆蓋大地。逆風而上,豔陽中雪花漫飛,呼吸著寒風、有種不知自己身處何處的幸福感。


 
 


1045 馬利加南山




1335 瑪利亞文路東峰

原本還在擔心面北的烏拉孟斷崖會埋在雪裡,看來是多慮了。
午後太陽十分熾熱,體感溫度、海拔陡升,這下半天是大家公認整趟最疲倦的一段。吃完午餐裝備攤開來曬,大家倒頭就睡,真的是天天休爆。

1440 出發
1520 瑪利亞文路山
1610 烏拉孟前小休

近傍晚大霧壟罩整座馬博(烏拉孟)山
無礙過地形大家反而精神都回來了





1640 過完烏拉孟
看完美景後又想到今晚竟有山屋可以睡
大家都異常興奮、說說笑笑快步向前



1740 馬博山屋


我們像六個沒看過山屋的人一樣,一人一句讚頌山屋的美好。想起前年還是大菜雞的時候走南二段,瀅安學姐說:「有山屋的都是爽隊。」那時候還無法領略XD
寒森說怎麼那麼溫暖現在應該有十幾度吧?溫度計一看只有4,看來大家的標準都逐漸崩壞了。後來我出去裝水時把茶包忘在地上,上完廁所回頭來撿時已經整塊結冰了。
前五晚因為寒風將兩個帳篷的人分隔開來(煮完飯都快失溫了,即使生火也不想出去)今晚大家終於聚在同一個空間、包棟聊得很熱鬧,好像現在才是D1相見歡一樣。

入住不到一小時,一樓就被大家解壓縮的裝備塞滿XD



D7 (1/20)


0720 出發
0800 馬博、大休

瑋佑阿公打電話來聊天(常有的事),問肉有沒有吃,電話遞來我連忙說:瓜仔肉,讚!




0850 出發下盆駒
0920 維駿發現一路噴高級DAC營釘,為了避免被清良學長列為黑名單,趕緊回頭去撿
0950 無功而返,還好下山發現跟迪卡儂雨布是同款,偷偷補回去XD



1040 右下水池4T,小休,瑋佑下切到喊不到人,回來時拿著鹿角說,下面還有三個大鹿池
1145 到取水鞍,鈺文和瑋佑取水。乾季溪溝要再下切一點,來回路程大約20分鐘

1240 出發

1325 盆駒山,有訊號


這個地方如果要走回頭路應該會立刻厭山

1345 出發
下切路好走,美麗的松櫟林相隨。時有小稜,抓緊方向不難判斷,有些稍微模糊的地方有綁上布條

1450 H2590m
1535 H2150m



陸續看到駁坎遺址,就是即將到達目的地了




1715 波窟拉瓦社
終於下完海拔兩千



看著寬大的腹地遙想近百年前舊社的樣子
雖然鄰近地勢陡峭的溪谷,卻整晚無風,瑋佑望向落入山稜的餘暉,說這是先人的智慧。

大家四處尋訪,氣溫宜人終於能穿著短袖+刷毛逛街了(此時8度XD)



2019/1/21

中午去買便當,要結帳的時候,聽到新聞又報起比基尼登山客,看也沒看心想一定是她獲救的消息,要轉身離開時卻聽到「死亡」。回家馬上打開電腦,再查一次新聞和各大登山社團。

做了沒意義的確認之後,想到前一晚還在想,準備看G哥下山怎麼發個雲淡風輕的文回嘴酸民,怎麼就沒了呢?

我拿起手機和寒森說:明年同個時間,我們也去走盆駒下無雙吧。

D8 (1/21)

0920 出發

0935 到3米落差
(23.5429N 121.01216E)

此處有三個小稜,最西北邊的是一個垂直斷稜,中間是舊路拉繩over面斷稜;最東北邊的則是一80度陡下,有手腳點個人能力強者或許可過
 

我們取2、3號稜中間的溝,延寬60公分穩固邊坡橫渡下,接到一個3米頁岩落差,我們在落差上方架有橘色7mm普魯士繩。

下去時剛好有一株荊棘在胯下,卡人又卡繩,加上頁岩手點隨時會崩解,我邊過邊喊fuck,上面隊友看不到直問怎麼了。

下來後鋸斷荊棘,瑋佑再補打幾個腿環,整個地形變得簡單許多。
 

 

緊接著的3米橫渡有舊繩,還算穩固有需要可借力平衡,到達不太好休但相對安全的2-3人平台。所有人員通過後維駿鈺文收繩,其餘平台休息,我先探後面的路。
 

1050 開始掃地

接下來就是30米左右的邊坡橫渡下,踩點還算大、穩固,不過櫟、松大量覆蓋。拾起一隻形狀討喜的枝幹。開始一路清掃及踏步階。來回幾次後,樹蔭下還弄得滿身汗。掃帚有點短,代償得腰有點痠。不過看到傳統路般的康莊大道心裡仍覺得值得(但眾人通過後,紛紛表示走起來比架繩處恐怖QQ)
 


1115 續行
度過邊坡後來到休息處(23.5748N,121.01207E)附近安全的緩坡,繼續向下探路,覺得可行眾人便白陡下了50m,以為還能往西到郡大溪邊,沒想到往北盆駒尾稜嘎然而止。大家就卡在哈伊拉羅溪的峽谷上,往下是百米絕壁,只好再慢慢走回去。

1125 折返
其實下切處就在休息處西邊的溪溝,布條用盡這邊就沒辦法綁了。

1140 溪溝下切處
這段總下降高度約90米,無法詳述,因為看起來是隨便一個大雨、小震就會地貌改變。中間一段有前人架設的扁帶橫渡,但和稍早遇到的一樣,前後已崩落,繩子所在地反而像個孤島。

坡度在60-80度間,偶有闊葉喬木和蕨類,總會有相對好走的路下去。
 


有一段是我沿著喬木走,維駿在前告訴我不要走那沒抓點,不斷囑咐我要沿著他剛下的落差走,試了幾次實在覺得有點夭壽,根本是在一面快塌掉的牆上free solo,最後我改走旁邊的邊坡橫渡繞掉,後來到溪床問維駿怎麼過的,他說:喔我剛剛下那段覺得自己快摔死了

??(我是差點被隊友謀殺了嗎?)

後面滑坡公主和水泡鬥士都緩慢穩定通過各個地形,瑋佑和鈺文也一路幫忙看踩點和踩實踏點,第八天大家培養出一股團隊默契。

本段雖然真滴難走,但只要傳統路地形通過無礙者,於此也不至於一落千丈。謹慎的攀爬者可準備20-30米繩1條、撤退用短繩或繩環4組左右,通過此地就十分充足了,若有技術魔人想要直接垂降,(單繩的話)建議總長70米以上,溪溝頂端才有穩定固定點,降到後1/3段就相對好走了。

1255 開始渡溪,溪床處有古老布條


雖然左邊有個小瀑布看起來很驚悚,但基本上就是踩水過去,順便洗刷一下塵土。
1310 溪床處休息
紙上的計劃逐一化為真實的問題,一陣屏息後轉眼已是在平緩的溪床。因為過溪時大家都很安靜,一度以為是都覺得太簡單,但無論如何,陽光下大石上,我覺得應該舉起雙手歡呼。眾人情緒才像解壓縮,紛紛道出自己整段路下來的驚嘆。

出發前以為,只是要走傳統南三段散步的瑋佑說:昱仁對不起,我以後會好好看行程的。
 


大吃大喝到一半,突然發現鈺文不見了,猜想是不是覺得難得到這,再回頭過一次地形?跟玩大怒神一樣。鈺文上完廁所回來聽到,笑說:「再排一次再排一次!」

1430 續行
不久就接回傳統路,往右望見無雙吊橋已經和我們有一段距離,心想兩年後再來造訪時他是否依然穩健?

1500 南三段458
即使傳統路上偶有崩塌、邊坡,紮實的路面踩起來真是太舒服了。



1525 烏瓦拉鼻溪
下溪後直接過溪,上切點在正對面的小溝,隨後靠西上稜。
 

此處水質還算清澈,但喝起來略硬。

接下來就是緩陡上800m了。
 

1630 H2010 平台
 

1740 45.5k登山口

這一段腦內自我酬賞物質爆發,上坡走得十分享受
 


1805 瑋佑尬塞
由於他的燈快沒電了,大家還是要在原地等他,大概上了25分鐘了吧?水岱凝等到快失溫,往下呼又沒人回應,眾人篤定是假尬賽真撿鹿角。

後來到43.5k崩塌處,大家一個鬼迷心竅,錯過了路徑就想說硬幹接回林道,結果一發不可收拾,摸黑把整段林道都探完了,崩塌的涵洞加上前後各一段,總共有三段崩壁,最後一段過不去。後來回到路徑上,其實繼續下切溪溝的路超大條,迷途基本原則還是不能擺一邊。
 


2015 43k工寮
先煮一波預備糧排骨雞麵,再接著吃正餐。吃飽喝足後雖然忙了一整天,想到明天要出去了精神倒也不錯,沒想到就這樣走完了。
 


D9 (1/22)
因著鹿角忘在取水處,昨夜就說好要去撿的鈺文,天還未亮就獨自出發了,沒想到六點無線電打回來說,在昨天下切處有點找不到路。果然是山獸神想要找回祂的頭了。後來瑋佑維駿出發,早餐煮好時順利一起回來。






0940 出發
1000 無雙溫泉岔
1045 林道岔路


1110 37k 過後即見拉繩捷徑
1120 上接清水山岔,取林道左上


1220 33k行車終點
守時的蔡大哥早在林道上等我們







回到台北的家,室友都回去過年了,18度我穿著內褲在客廳喝果汁,沒有以前那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打開筆電上面貼著好幾張出隊前待辦memo,確定自己做完了一一撕掉。沒有特別厭山、或特別期待下次旅程的感覺,因為在山上的日子,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了吧。


特別感謝:
清涼學長無私借出自己未用過的big agnes高級帳篷
留守培萱很認真的一起了解路線、和每天傳詳細的天氣資訊
維駿在架繩上提供許多建議(雖然差點害我去走死亡落差)
鈺文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交紀錄的人XD
寒森D0來處理食材,還有僱用令人安心的雪巴人
瑋佑提前好幾週就一起規劃菜單、出隊前兩天瘋狂採買和處理食材,還有上山一起早起煮飯(而且還怕大家喝多尿多,於是貼心地打翻兩次湯)
岱凝行前一起規劃行程和處理資料,分擔我很多壓力。D1晚上大家都很想睡的時候,保持清醒腦力激盪想出治水方法。義西到哈伊拉羅雖然說是練習,但妳和瑋佑路都找得很順很有效率,等你們開隊給我跟啦!
還有師大山社山難防治群所有關心的學長姐
有許多人的幫助,才能順利走完這麼美的路線


本文謹獻給山友Gigi Wu
儘管你我素昧平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