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紀錄 2020/09/14

關門七彩縱走草山摩即逆能安(下)

文:Jen
閱讀時間:約20分鐘
【上篇連結

1600 七彩湖下切點出發

幸好只有遠方雷聲轟隆,雨沒有下來,寬敞的林道邊聊天邊大步向前,和岱凝聊這幾天的事,話太多有點腦缺氧。

岱凝的D1加上乾冰和我們大多數的公裝,總重24,低海拔曬爆的林道,她說剛出發半小時就想撤退了。今天分完之後我們兩個人總重都大概各在15。

1603 六順山登山口
1725 林道岔路
1730 豪華工作站
之後一路黑水塘、營地不缺
聽取干卓萬隊建議,循螢光色布條,雖然頻繁出入森林,但相對好走

1845 卡社池
到卡社池的草原谷地,一直都是抬頭找哪裡有好營地,一個不知道怎麼,看了地板一眼正下方就有根鹿角,大概把整個北三段的運氣在這裡用完了吧。




D7 (7/24)

0620 出發
0645 卡社大山

之後一路到2632峰看天池和黑水塘不斷
2747峰至2684峰又是水源區

但要注意,2684之後到摩即池都沒有穩定水源了

0840 遮陽巨石(23.79802, 121.2645),真滴熱
至2675峰實際上路徑是在稜右腰繞

岱凝突然在路上停下來,和我說:「那個是人嗎?」往草山稜線方向,出現約莫5-6人的身影,經過嘿呦確認後,是北三段的成員啊!

因著對方看起來在休息,我們就加緊腳步上去,中間經過一段竹林腰繞路,心裡就有不好的預感,果然出來之後,回頭發現他們同時從稜線往下走了,我們就這樣錯過。

兩隊隔著半座山遙喊,他們希望我們下去,這也難怪,畢竟經過摩即草山應該很累了,而且還有人受傷。但其實對我們來說,現在是七天新行程的第一天而已,而且是容錯率相對不高的兩人組合,這樣一來一回1個小時的耽誤一定跑不掉。

所以先大聲分享了主線、干卓萬藏糧位置,再大概互相關心一下狀況,就準備道別了。

因為只看得到人點,過程中就和岱凝一起猜,對方發話的聲音是誰。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互動,覺得有些失落,畢竟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在山上各種形式會師的感覺。

繼續走了幾步後,覺得耽誤行程痛苦一時,只在要能接受的風險內,還是做點浪漫的事才痛快。

先喊住了快走進森林的北三段成員,再回頭過竹林,幸好回頭快多了,十分鐘初就能通過。

小會師後,北三隊一人一句搶著告訴我們,接下來的路有多麼慘無人道、多麼喪盡天良
 

幸好整個隊伍看起來都蠻好的,反正接下來迎接他們的是坦途啦。

0940 看到北三段
1000 錯過
1020 小會師
1050 折返至下背處
再次踏上旅程覺得義無反顧多了,還莫名奇妙的就腦衝走上草山頂,山頂只有反射布,四周也沒有路徑與之連結。

1200 草山,取黑水午餐
1300 出發
1420 2715峰通訊點
天氣轉差,速速通訊告訴大家北三段很好,通訊的地方有一堆螞蟻爬滿腳。

在2713峰前,看著走著各航跡滿滿的腰繞路,心裡覺得莫名奇妙,印象稍早展望時,稜線上很乾淨,果然上切之後發現好走多了。

開始竹林外下大雨,裡面下螞蝗,2713峰後到摩即南鞍的腰繞路,箭竹開始硬起來,而且會一整把垂卡在頭上,考驗頸椎穩定度的時候。

幸好路跡明顯偶有布條,但一直讓我很疑惑的是,地上的腳印竟然是朝北和我們同方向的,最近也有人逆走這段嗎?那婕汝他們是走哪裡呢?

1850 摩即南鞍營地

沒想到經過小會師和草山尋奇後,今天還能順利到達預期營地,但水已經沒有很夠煮飯了。幸好我們油多,煎了油滋滋的雞腿再配些行動糧,也還能果腹。

本來還腦洞大開要用吸水巾蒐集水,但水多的箭竹上,每吸三滴水要彈一隻螞蝗,效率太差就放棄了,反正行動水還有,明日水源也不遠,把身上螞蝗拔一拔就睡去囉。
 


D8 (7/25)

0740 濃霧中出發

0805 超巨厚斗蕈(23.84153, 121.23923)
寬處應該超過1公尺

1030 摩即池

摩即池南北兩短狹長,此時兩端水源無虞,營地看起來泥濘不取,由北端下切取水。

因為缺水,這應該是12天之中最累的一段。

從昨天傍晚算起,行走在這瘴癘之地也有半天了,也逐漸找(猜)到這裡的開路邏輯。暴飲暴食後,能量回充信心漸增,把身上的螞蝗清一清,準備來趕進度囉!

然後就下雨了。


由2629峰下鞍部這段,十分陡,循著各航跡,在誤差範圍內搜尋下切路線,每一處看起來,都很像會墜谷被箭竹插爆,繞了至少20分鐘。後來索性離開航跡,在西邊找到一條又大又緩的獸徑下切,10秒就下到溪溝了。盡信航跡不如無航跡。

同理,野獸是沒在分順逆走的,無論上下切,總是能找到好走的獸徑。如果要硬幹,很容易會遇到箭竹家族拔起土堆形成的屏障。

1325 乾溝
1450 摩即西峰
摩即山近在眼前,不取。有了草山的經驗,好奇心與生命,這次我們選後者。

然後再重複一次操作:下2545鞍、上2587峰。值得慶幸的是,這裡的箭竹變虛了。

實際路徑是經過2587峰和東邊2599峰之間的鞍部,鞍部上正是這一帶唯一的營地,傾斜2T。雨還是下不停,就在這紮營吧。

1735 2T鞍部營地(23.83952, 121.23910)
拿起小刀清箭竹,腹地大多了,鋪起厚實的天然地墊,帳篷搭起來接了滿滿清澈的水。心想明天就能登出這個阿雜地,突然覺得有點寂寞。


D9 (7/26)

0700 出發
0715 溪溝
0740 2587峰
0815 寬溪溝

這裡有個清澈的水池,還有一些略為潮濕的空地,仔細看有兩塊地應該才有人使用過,推測是北三段紮營的點,地上象徵性的各鋪了3-5根拔起來的箭竹。岱凝撿到一根紅色螺旋營釘。


箭竹的硬度緩慢而穩定的減弱中,只要過芒草山頭(2641峰)後,就算是回到半個傳統路了。

就在箭竹林的最後一段,戴著雨衣帽,被A柱擋到,一根枯掉的短箭竹直到插進眼睛,我都沒有看見它。心先涼了一半,這種無預警的傷害,可能會很嚴重啊。

蹲在地上哀嚎了不知道多久,很氣的決定還是要在前面把這段走完,本來想戴墨鏡防二次傷害,但異物感讓眼睛更不舒服,只好閉著一眼繼續走。

最好能趁著今天多走一點,不然明早起來可能只會更痛。

0950 芒草山腰
路徑不會經過山頭

1145 鞍部看天池。鞍部的箭竹算是這一帶稍密的。

1230 草原看天池(23.85875,121.25021)
在這邊休息,至此已經完全脫離箭竹海了。拿出四環素眼藥膏塗抹,順便請岱凝幫我把眼睛貼起來,不然開闔有時會痛到兩眼流淚看不到路。她很專業的沒有貼到眉毛之外,也弄得挺有型的。

之後就都換岱凝帶路了,一隻眼睛遮著走起來很有暈車感,非常想睡。

此處至安東軍山,路況大約都是長(ㄔㄤˊ)芒草,不是很密集的那種,偶爾參雜懸鉤子。如果是順走下來,應該可以開心的抓著下;走上去的話路徑也還算多,沒跟到路,10步內就可以再找到一條獸徑。

方向也很好抓,大約都是以大樹為中島。所以每次到大樹下,就會看到莫約十條路徑通往各方,方向正確的只會有兩三條,剩的試一下就知道了。

另外,有橘色布條一路延續,但看起來不是很簡潔的路線,而且兩個布條之間常是相對密集的植被,需要注意一下。

相較之下,一路上粉紅色古早布條的路,是比較好走的,但就是,屬於獎勵性質的布條,因為你看不到下一個在哪。

1420 大樹八字路口
1625 2731峰
1650 草原谷地群(23.86547,121.25310)

這裡空地非常多,因為又開始下起雨,便挑了一塊順眼的紮營,沒想到又撿到紅色螺旋營釘,好像考古主題的密室逃脫。

我們帶了滿滿的螞蝗過來,心想被彈掉之後,草原上牠們要麼在夜晚失溫,要麼在烈日下曬乾,當螞蝗也是很不容易啊。



D10 (7/27)

果然傷後第一天,因為早晨淚腺分泌較少,左眼比昨天更痛,打包的時候好幾度張不開雙眼,想偷看1秒東西的概略位置,就會痛個一分鐘回敬。
後來就全黑打包了,摸到什麼都給它塞進包裡。

0645 出發
之後約350m的上升,路況大致和昨天相似,不同的是,越來越有展望了。

1030 安東軍三岔路,普天同慶



草山摩即路況整理

安東軍至2641芒草山:就一堆長芒草,很密但不會打結。獸徑很多,大樹下都是空地,跳島作戰,順走下來應該半天以內可搞定。
芒草山至摩即西峰:開始有密箭竹,但還是不會打結的階段,小山頭上上下下,有螞蝗。

摩即西峰至摩即池:菁英箭竹區,這裡的箭竹訓練有素,是有紀律、有組織的。
你想像一個最重的朋友從天而降,也只會浮在竹海上,或甚至被串起來;打結的箭竹,比受力過後的八字結還難打開。
真正阿雜的大概就是這段,螞蝗也最多。到溪溝時要有耐心,多繞一點找大獸徑,速度差太多了一定值得。市面上航跡參考就好,87%都是硬幹。

摩即池到草山:跟上上段差不多,這邊腰繞為主,路徑明顯。

總結:失落的北三這段,應該是網路上少有詳細的分析,讓人心裡有雲霧般的畏懼。其實特別兇的菁英箭竹區,總長也不到500公尺,其他就是一般靠北的探勘路況。


以下傳統行程路況就不詳述了,簡單一句就是逆走感覺整路被植物針對。

1045 輕裝出發
1050 安東軍山
1110 回三岔路
1210 屯鹿池午餐
1320 出發
1420 萬里池,沐浴時間

1535 出發

遇到一群剛紮好營的山友,是十天來第一次遇到師大以外的人耶!不過對方多半窩在帳裡,驚呼我們怎麼穿短褲,不知道這條路很多刺嗎?怎麼從這個方向過來,你們知道路嗎?

噢噢,說聲感謝關心後趕緊上路。

1630 白石山


下起大雨,路徑成河,四周小湖林立,剛洗完澡,又能受天澤浸沐,何等寵幸?

才這麼想,便一腳踩入即腰大水坑。在能安,總能找到一座屬於你的湖。

1750 白石妹池






D11 (7/28)

0715 出發
0725 白石池
0850 光頭山,通訊、曬、吃



0940 走

1120 南鞍營地
本來只是要小休,又早早下起大雨,索性搭起帳篷集水,順便睡一波午覺。

1410 陰雨綿綿,沒轍,走吧

1505 能高南峰岔
1745 大陸池

風雨漸增,入夜更是強風驟雨從東邊襲來。聽著這荒謬的雨,我們在帳棚裡大笑,開始懷疑,是不是有颱風偷偷生成。

2010 還在下,岱凝從帳外回來,說這是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上廁所


D12 (7/29)

0430 大陸池
0505 台灣池

0530 能高山屋遺址
太陽只出來十秒就全霧,繼續颳風下雨。

0545 能高主峰
0710 卡賀爾岔




0925 光被八表
1010 天池山莊
天池正在第n次整修,營地還有開放,雖然是平日,仍然有許多人造訪奇萊南華。

雖然已經泡了七天水,還是要意思一下到溪邊洗澡,這時太陽終於出來了。

1130 出發下山

1450 屯原登山口



感謝:

我憲學長收留借宿富源山莊。
美玲、文章學長開車送行。
軍達學長、亭妘擔任留守大大。
雋昇幫忙補給糧食。
師大山社的各位在七彩湖帶來歡笑。
肅新學長整路照顧,讓我學到很多。
岱凝曬了50公里的太陽背來公裝,還有超絕體能和意志力,一起上山很安心自在。

順便感謝地球蓬勃的能量循環不分日夜恩賜甘霖。

這個七月有19天在山上,除了不能攀岩有點可惜之外,能長時在山上生活,覺得很開心也很滿足。下次能這樣享受應該是明年的事了XD